分享到:

熱播劇《長歌行》背后的歷史 渭水之恥:大唐的至暗時刻

熱播劇《長歌行》背后的歷史 渭水之恥:大唐的至暗時刻

2021年05月10日 04:07 來源:華西都市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熱播劇《長歌行》背后的歷史 渭水之恥:大唐的至暗時刻

  熱播劇《長歌行》再現了唐初與東突厥的“渭水之盟”,劇中阿詩勒部大舉南下,一路勢如破竹,直抵渭水之濱,唐都長安岌岌可危,李世民御駕親征,設空城計穩住了延利可汗,雙方約定在渭水便橋上會盟。

  延利計劃在會盟時,讓阿詩勒隼和阿詩勒涉爾將李世民當場射殺,迪麗熱巴飾演的李長歌卻假扮狼師的人,故意射中李世民手中酒杯,使延利刺殺的陰謀暴露,也給了唐軍問罪的口實,阿詩勒部不得不撤軍。

  真實歷史中,渭水之盟是怎樣的呢?為何李世民將此次會盟看作屈辱的城下之盟?

  突厥兵臨城下 李世民六騎退兵

  渭水之盟發生于唐高祖武德九年(626年),這并非偶然。這一年六月唐朝發生了玄武門之變,秦王李世民殺死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,清剿了東宮和齊王府。八月九日,李淵遜位稱太上皇,李世民登基。

  唐王朝一連串的宮廷政變和權力更替,讓一直虎視眈眈的敵人以為有機可乘,投靠突厥的梁師都勸突厥人趁機入寇,于是頡利、突利二可汗率兵十萬南襲涇州,又攻入武功,京師震動,長安城進入戒嚴狀態。

  八月二十四日,突厥攻占涇陽東邊的高陵。唐王朝也沒有坐以待斃,李世民任命勇武著稱的名將尉遲敬德為涇州道行軍總管,抵御來敵。八月二十六日,尉遲敬德與突厥戰于涇陽,他不負所望,小挫了突厥銳氣,擒獲一名部族酋長阿史德烏沒啜。

  局部的小勝,并未阻擋住突厥多路大軍南下的馬蹄。八月二十八日,頡利可汗率主力抵達渭水便橋北岸,距離長安不足20公里,剛剛奠基的唐王朝眼看就有覆滅的危險。

  頡利可汗還派出使者執失思力,到長安炫耀天威,同時探聽虛實。執失思力虛張聲勢,稱頡利、突利兩位可汗率領的百萬大軍已至,唐王朝還不快快請降!李世民一怒之下將執失思力軟禁在門下省。

  也有人認為,這個執失思力早就成了唐朝的雙面間諜,他這次出使并非為突厥“以觀虛實”,而是“入朝獻策”,將突厥內部矛盾重重的虛實全部告知了李世民。李世民將其軟禁在宮城之內,實質是在保護他。

  李世民扣下使者后,集結大軍,出玄武門,與侍中高士廉、中書令房玄齡、將軍周范等六騎率先趕赴渭水河畔。李世民與頡利可汗隔河對話,譴責頡利背叛之前的盟約,史載“突厥大驚,皆下馬羅拜”。隨后各路唐軍逐漸集結,“精甲曜日,連旗蔽野”,這其實是李世民設的疑兵之計,當時長安并沒有多少兵力。

  李世民令大軍退后布陣,自己單槍匹馬上前與頡利會談。大臣蕭瑀拉住李世民的馬,勸諫他千萬不可輕敵涉險。

  李世民淡定地說:“我早已有對策。突厥敢傾巢而出,直抵渭水之濱,就是看到我唐內亂。朕又剛剛即位,突厥以為我大唐無力抵抗。如果這時示弱,閉門拒守,突厥必然放縱士兵大肆擄掠,那時就難以控制局面了。因此朕單騎獨出,看似信心滿滿,故意輕視他們,又炫耀軍容,以示必戰的決心,這樣才能出其不意,擾亂突厥人的計劃。他們遠道而來,深入我唐領地,必然有所畏懼,我們有了戰必勝的把握,與他們和談,才能使和約更牢固。制服突厥,在此一舉?!?/p>

  這招確實把突厥人唬住了,頡利見李世民身后軍容嚴整,使者執失思力又被扣下,不禁面露懼色,請求議和。李世民當場準了,約定了議和日期,而后回宮。

  八月三十日,李世民斬白馬為誓,與頡利可汗會盟于渭水便橋之上。這次渭水之盟后,突厥退兵。九月一日,頡利可汗送來馬三千匹、羊一萬口,李世民不要這些牲口,只要求頡利可汗歸還一路南下擄走的人口。

  簽城下之盟 具體細節史書未載

  按照新舊《唐書》《資治通鑒》等正史記載,“渭水之盟”好像是唐朝的勝利,李世民憑借個人膽識和智慧,率六騎退走十萬大軍,會盟后第二天,突厥就獻上羊馬牲口無數?;蛘呦瘛堕L歌行》等電視劇中那樣,英武霸氣的唐太宗在會盟中完全占據上風,對突厥形成心理碾壓。

  史書還記載,突厥未請求議和時,唐軍將領紛紛請戰,李世民卻不同意與突厥開戰,因為他比一般人看得更長遠。李世民在會盟圓滿結束后,就向蕭瑀解釋了他為何主和不主戰:

  在李世民看來,突厥兵雖多卻軍紀渙散,就是一群烏合之眾,上下級的忠臣度都是靠賄賂收買,突厥各部落各有各的心思,都是見錢眼開,征戰也只是為了搜刮擄掠。所以在和談期間,頡利可汗其實是沒有同盟的孤家寡人,他帳下各部落的達官貴人都私下在和唐朝眉來眼去,希望牟取更多私利。李世民如果想開戰,完全可以大擺鴻門宴,一頓酒就能擒獲突厥各大小酋長,開戰必然勢如破竹,摧枯拉朽。而且李世民還留有后手,他派遣長孫無忌和李靖等在幽州設下伏兵,阻斷突厥的歸路,如果要開戰,前后夾擊,易如反掌。

  但李世民并沒有選擇戰爭手段,史書稱李世民自覺“即位日淺,國家未安,百姓未富”“為國之道,安靜為務”。李世民以為,戰爭不如安撫,戰爭必有死傷,損失太大;就算戰勝,與戰敗者之間結怨更深,敗者為了復仇會更懂得勵精圖治,其患無窮?!皩⒂≈?,必固與之”。不如送給他們玉帛,滿足他們的貪欲,他們得到了財物,理當退兵。如此一來,他們會變得更加驕惰,而忽略武備,漸漸走上毀滅之路,然后就可以一舉殲滅他們。

  渭水之盟真是這樣嗎?等到貞觀四年(630年),李靖克復定襄、威振北狄時,李世民說“足報往年渭水之役”,“足澡吾渭水之恥”,說明渭水之盟在李世民心里就是城下之盟,實為“渭水之恥”。

  突厥答應退兵,唐王朝到底付出了什么代價?像宋朝一樣賠償歲幣多少?遺憾的是,史書只字未提,最大可能是盛世大唐的當權者,將王朝草創之初的屈辱史刪了個干干凈凈。

  一洗渭水之恥 李靖擊滅東突厥

  渭水之盟之前,唐與突厥早有盟約。隋末大亂時,北方突厥卻盛極一時,“控弦且百萬,戎狄熾強,古未有也?!北狈缴贁得褡迤醯?、室韋、吐谷渾、高昌都受突厥役使,割據軍閥中竇建德、薛舉、劉武周、梁師都、李軌、王世充等都向突厥稱臣,李淵也不例外。

  隋大業十三年(617年),李淵在太原起兵時,為了免除后顧之憂,騰出雙手消滅中原割據勢力,就向突厥稱臣。李淵秘書溫大雅在《大唐創業起居注》中記載,李淵曾說,“征伐所得,子女玉帛,皆可汗有之?!崩顪Y為了得到突厥出兵相助,“待(突厥)使,愈益敬畏,不失藩臣之禮?!薄敦懹^政要》也記載了李世民對侍臣所說:“往者國家草創,突厥強梁,太上皇(李淵)以百姓之故,稱臣于頡利,朕未嘗不痛心疾首,志滅匈奴,坐不安席,食不甘味?!?/p>

  如此說來,李世民在渭水之盟時譴責頡利可汗背棄的盟約,應該是唐向突厥稱臣、納貢,突厥則不侵擾唐邊境并出兵相助。雖然有盟約,但突厥唯利是圖、貪得無厭,從唐武德三年(620年),突厥入侵涼州開始,一直侵擾不斷,唐朝主要以防守為主。玄武門之變,突厥又看到了南下掠奪、勒索的機會,才有了涇陽之戰、渭水之盟。

  李世民登基不滿20天,就遭遇“泰山壓頂”,要突厥大兵撤軍,可以選擇的也無外乎繼續示弱服軟,稱臣、納貢、和親。雖然盟約的細節,史書盡數刊落,但從兩《唐書》中李世民談及渭水之恥和渭水之恥后他的行為表現來看,還是能還原部分真相。如他說突厥“惟財利是視”,“將欲取之,必固與之”,“今我卷甲韜戈(停戰),口以玉帛(賠錢),彼既得所欲,固知其退也?!边@些都是李世民說漏嘴,史書沒有刪盡之處。稱臣免不了,賠錢也免不了,至于賠了多少,正史不載,北宋筆記小說《唐語林》稱唐太宗“空府庫”以求突厥退軍。兵臨城下,奇恥大辱,難怪李世民“痛心疾首……坐不安席,食不甘味”。

  經歷渭水之恥,李世民的偉大之處,就在于他的臨危應變、能屈能伸、知恥后勇。

  渭水之盟后,李世民親率各衛將士在顯德殿勤練箭術,獎賞勇士,考核將帥,又勤修德政,穩固政局,離間東突厥各部。終于在貞觀三年(629年),李世民趁東突厥分裂衰弱之際,命李靖等兵分六路,展開反攻,于630年生擒了頡利可汗,東突厥自此滅國。

  “單于稽顙,恥其雪乎!”李世民心情大悅,大赦天下,舉國歡慶五天。曾向突厥稱臣的太上皇李淵,聽聞頡利可汗被擒,召集皇上、后妃、王公大臣,在凌煙閣設宴,李淵彈起琵琶,李世民和突厥頡利可汗起舞,南越酋長馮智戴詠詩,公卿紛紛祝酒,“皆呼萬歲,極夜方罷”。當時盛況,百姓獲安,四夷咸附,“胡、越一家,自古未之有也”(唐高祖語)。

  后人可曾想過,大唐,差點在盛世前夜夭折于渭水之濱。

  參考文獻:《舊唐書》《新唐書》《資治通鑒》

  封面新聞記者 文康林

【編輯:王詩堯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亚洲婷婷月色婷婷五月,丝瓜视频加油站app免费下载苹果,亚洲一区在线曰日韩在线,性高爱潮免费高清视频